一个人一条腿 他用十天穿越534公里戈壁荒漠

admin

  徒步穿越戈壁荒漠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失去右腿的独脚勇士潘俊帆戴着假肢,9月9日从青海“火星基地”出发,用228小时09分走完了534公里无人区,18日抵达甘肃的戈壁清泉,创造出前无古人的壮举。

  21日,这位被人称为“潘神”的独脚铁汉在敦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遭遇车祸,不幸残疾了

  他没有消沉,而是把痛苦当作“礼物”

  这位独脚铁汉自号“独脚潘”,熟悉的人都喊他“潘神”。1980年,潘俊帆出生在浙江温岭,起初他在上海做会展工作,平凡而忙碌,内心虽有远大的梦想,现实中却是中规中矩。

  2015年3月18日,潘俊帆遭遇车祸,永远失去了右脚。当时,公司里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他每天带着员工四处奔波,身体疲惫不堪,凌晨开车时不慎撞上路旁的护栏。等他苏醒过来,已躺在救护车里,右小腿不见了踪影。

  潘俊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毫无疑问,车祸截肢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很多人认为痛苦是诅咒,我却认为痛苦是礼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痛苦可以促使我们成长与强大。”

  因此,潘俊帆并没有逃避车祸截肢这段痛苦的回忆,相反,每年3月18日,他都会过一次“生日”,铭记自己的重生。

  遭遇车祸前,潘俊帆从没接触过户外运动。康复期间,他偶然看到一项戈壁挑战赛,感到心驰神往,为激励自己,他定了一个1年后到戈壁4天徒步108公里的小目标。

  2016年4月,潘俊帆到青海参加“2016年第二届丝绸之路戈壁挑战赛”,由于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108公里的徒步路线,他用4天成功完成。

  “当时我也觉得有很大的困难,但进行过程中我坚持着,也没有上过主办方准备的保障车休息。”潘俊帆告诉记者,那次他成为这个比赛有史以来第一位在赛程规定时间内完成108公里戈壁穿越的截肢者,因此受到了很大的鼓励。

  之后他一发而不可收,参加了一个又一个比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但他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就是参加“八百流沙极限赛”。

  超长距离极限赛取消了,他决心一个人挑战

  “八百流沙”是中国首个超长距离极限赛,有两条400公里的路线,一条线路在青海,一条线路在甘肃,都是长达400公里的戈壁荒漠,极限温差达50摄氏度,环境极度恶劣。这个挑战在国内外极限越野爱好者中属于殿堂级荣誉,每年全世界只有50位左右选手参加。

  去年,潘俊帆报名参加2020年的“八百流沙”,但因新冠肺炎疫情,国际选手无法来中国,今年的赛事被取消。

  “但是我依然不想轻易改变自己的梦想,经过实地考察后,我发现如果我一个人参加,未必要跑单条400公里的路线,而是可以从青海到甘肃,把两条路线串起来,挑战总里程500多公里的线路,于是我把个人创意和赛事机制结合起来。”

  潘俊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因为我是肢体残障人士,也想借这个机会为无障碍公益进行募捐。”

  潘俊帆给这次挑战定名“逐日挑战”,不仅路线比“八百流沙”长,而且早晚温差和海拔落差更大,在地貌方面有戈壁、沙漠、雪山、高山草甸、峡谷、胡杨林等等。

  他从5月开始进行周密准备,每天进行50公里的拉练。他做了一张风险表格,列出101项可能导致退出挑战的风险,“路程中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基本上都想到了,也列出了相应的应对方案和规避方法。”

  高举着五星红旗冲过终点,忽然泪流满面

  9月9日零点,潘俊帆从青海的“火星基地”正式出发,18日12时09分抵达甘肃戈壁清泉的终点。

  原来地图测算和6月实地踩线时统计的里程为513公里,由于存在误差,实际上17日16时35分就完成了513公里路程,到达终点的最终行程是534公里。

  挑战期间,他每天只睡4个小时,以不同的方式运动12到16个小时,中间补给休息数小时。这次挑战沿途经过了戈壁、雅丹、俄博梁、黑山、高山草甸、雪山、峡谷、沙漠、河谷等西北地貌。

  他印象最深的是穿越阿尔金山那100多公里路段,海拔全部在3300米以上,但是他跑得快要飞起来了。穿越阿尔金山无人峡谷时,一路能看到新鲜狼粪以及被狼啃剩下的岩羊骨架,那是唯一一段身边有人护卫的路程。

  潘俊帆说:“为了适应挑战条件,我通过各种路况地貌,针对自己的核心平衡能力做了非常大的强化训练,同时还准备了三套不同的假肢,应对不同的路况。”

  潘俊帆在10天的挑战中一直保持高度专注,每时每刻都有着不同的挑战。不过因为准备极为充分,全程没遇到101项风险以外的意外。

  尽管如此,伤痛无法避免。最初的5天,潘俊帆的残肢和左脚每天都有不同的新伤,他无时无刻不在保持着对伤口的关注,同时靠事先准备的药物进行处理。

  在最后500米,潘俊帆一个人高举着五星红旗冲过戈壁清泉的终点。

  “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中国主场的极限赛事中,创造了一系列腿部截肢者不间断越野的新世界纪录,我内心是很自豪的。想起自己近10天,534公里不分昼夜,一个人奔跑前行,沿途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坦然处之,但是那一刻,我坐在舞台边,忽然泪流满面。”

  先休整再迎接新挑战,“我才40岁,还年轻”

  “我们不是去挑战大自然,而是用大自然的环境挑战磨砺我们自身。永远要把安全与健康放在第一位,敬畏大自然与客观规律,无论是哪个领域的户外极限运动,真正的最高水平并非运动能力与技巧,而是风险管理能力。”潘俊帆说。

  按照常规,潘俊帆每年都会给自己安排新的体验和挑战。这次挑战结束后,他会有一个比较长的休整期,一方面进行身体的康复,另一方面会消化一下此次挑战的收获,然后再做下一步的规划。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今年这次活动的难度确实超出自己的设想,所以希望好好消化,然后再厚积薄发,毕竟我才40岁,还年轻。”

  独白

  潘俊帆说:“在人生的每段经历背后,都会赋予意义,哪怕是我因为车祸截肢,成为‘独脚潘’,也都注定有着不凡的存在意义。我们有中国梦,我作为个体也有自己的梦想与使命,创造腿部截肢者不间断越野世界纪录,就是我的梦想。”


Powered by 七台河市秋笔化工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