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8档表演类综艺助演员“再就业”

admin

  12月5日,《演员请就位2》伴随着争议落下帷幕,陈凯歌导演组的胡杏儿获得“年度最佳演员”。

  2017年的《演员的诞生》所带起的表演类综艺风潮持续至今,热度未见减退。12月5日,陈凯歌、尔冬升、赵薇、郭敬明担任导师的《演员请就位》第二季落下帷幕。一周之后,由李诚儒担任召集人,章子怡任常驻导师的《我就是演员》第三季接踵而至,于12月12日播出。据不完全统计,3年以来已经有至少8档表演类综艺先后开播,包括《演技派》《演员的品格》等,影响力与争议并存是它们的普遍形态。

  表演类综艺能否真实地反映行业现状?又会给影视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热搜“体质”的争议情节是否剧本安排?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导演兼演员大鹏(董成鹏),演员孙阳、齐溪,以及《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制片人徐扬等业内人士。

  影响

  让有实力的演员被看见

  从《演员的诞生》到《我就是演员》第三季,这八档表演类综艺参加的演员少则十余位,多则六十余位。节目里谈及参加表演类综艺的初衷,他们提及频率最高的词是“被看见”。黄奕曾直言,她参加《演员请就位》是想让观众、导演和市场重新认识全新的自己,“还能打,还能演。”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制片人徐扬认为,所有表演类的综艺节目,最核心最基础的目的和价值,就是让演员被看到,为此不回避节目能产生话题和声量。倪虹洁就表示,她以前几个月甚至半年都收不到剧组邀约,但《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播出后,她一天收到三个剧本,还都是以前不敢想的重头戏份和强大幕后团队。

  齐溪在《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里演绎的《岁月神偷》片段让不少观众印象深刻。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参加一次表演类综艺,好像比演一部戏能被更多的观众认识。“演戏是有受众群的,比如我演偏文艺的电影,喜欢动作片的观众可能不会去看。但一档综艺覆盖的观众人群要更广泛一些。”齐溪提到,甚至有位演员同行跟她见面寒暄,都主动聊起她在《我就是演员》里的表演,而不是用她演的比如《万物生长》《地久天长》来打开话题。

  孙阳在《过春天》中塑造了一个拼命往上爬的底层少年阿豪,但这部电影的观众群体也相对小众。他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演员请就位》播出后,感觉认识自己的人变多了。“因为看到节目里我的表现,他们会愿意去了解我之前做过什么事、演过什么作品。我也多了不同渠道的曝光机会。”关于参加这类节目是否带来直接的演戏的机会,孙阳认为演员让人青睐的前提,还是要有完整的作品。“能从中看到你投入表演的状态是什么样,擅长的角色是什么样,然后才会找到你。”

  提供了行业内交流的机会

  “被看见”的诉求之外,很多演员更看重通过参加表演类综艺,能够向更高艺术水平的前辈求教、得到他们的指点,以及跟同行在专业上切磋交流。胡杏儿就表示,陈凯歌、尔冬升等几位大导演是吸引她参加《演员请就位》的一大动力。“不来这个节目,很难跟他们有合作的机会。通过节目,得到他们的指教,是很幸运的事情。”孙阳也直言,节目里能接触到业内高水平的创作者,并从他们那里得到真实中肯的建议,对自我提升很有帮助。“像倪虹洁老师我们以前合作过,但没有太多的对手戏。节目里能够一次次看她怎样投入到角色里,对我自己很有启发。”

  大鹏注意到不仅普通观众在看这类节目,演员也在看,他们会讨论某个表演好不好,以及怎样会更好。“对演员来讲这是有积极意义的。我们作为演员,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听到陈凯歌讲戏,更不会同时有机会跟陈凯歌、尔冬升、赵薇、郭敬明合作,但在这个节目里却能实现。就算没参加,也可以在节目里看到他们导戏、点评,对照自己是会有收获的。”在他看来,普通观众看表演类综艺,更多的是看热闹、感受百花齐放的观点,影视从业者从中一定能学到业务上的东西。

  大鹏向记者讲述了跟曹保平导演的一段对话。他出演了曹保平执导的电影《她杀》(未上映)。有一天收工后聊天,曹保平让大鹏给说说,冯小刚导演是怎么拍戏的,接着又让他讲讲徐克导演是怎么拍戏的,听完连连感叹说:“很有意思。”曹保平告诉大鹏,他作为演员合作了很多导演,在他做导演时这些经历将转化为优势,因为导演之间互相都不清楚对方怎么拍戏。在大鹏看来,《演员请就位》这类综艺提供了类似的观摩机会,让演员和导演看到同行们是怎样工作的。“可能我成为不了他,但哪怕从他那里学到一件事儿,也可以让自己变得更丰满。”

  争议

  “冲突”按照剧本演?

  不可否认,表演类综艺的出圈走红,跟节目里不断涌现的戏剧性事件有关——从《演员的诞生》章子怡摔鞋,到《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尔冬升中途离场,以及李诚儒跟郭敬明、陈凯歌之间的争执;从欧阳娜娜“蚂蚁竞走了十年”到陈宥维嚼口香糖式的哭戏——节目中呈现出的好的表演反而没有这样的话题度。观众一边“吃瓜”追热点一边质疑,这些热搜“体质”的戏剧性事件,是不是节目组写好的剧本?

  徐扬表示,的确有观众认为综艺都有剧本,而实际上节目组没有办法把每一句精彩对白给参与者写好。做综艺节目更合理也更有价值的方式,是建立一套自洽且有延展性的逻辑体系。在这一体系下的不同阶段,都要给参与者留有压力和动力,留有失控的空间和不可预知的悬念感。“节目里大家看到的很多激烈的‘争吵’,比如李诚儒老师和郭敬明导演之间,其实都是因为节目逻辑设定给予了大家表达不同观点的空间。这是剧本写不出来的。”

  在大鹏看来,表演类综艺能够持续走红主要还是因为它真实的部分。“所谓‘吵架’也是大家不同的观点在碰撞,你的观点和我的不一样,不代表你对我错或者我对你错。这个碰撞挺真实就能吸引人。”另一个角度,不同的人看表演类综艺节目的出发点和收获都不一样。普通观众有的可能是想看“吵架”、有的想看演技、有的想看颜值,从业者则想看到专业上更深入的一些内容。

  真实反映影视行业?

  表演类综艺,或多或少都展现了影视行业幕后的一些内容,比如演员如何准备表演,导演在现场如何调度一场戏。这些都会勾起观众的好奇心。《演员的诞生》以来的8档演技类综艺节目,有4档都定位为“真人秀”,比如两季《演员请就位》分别是“导演选角真人秀”和“角色竞演真人秀”,《演技派》是“年轻演员片场生存真人秀”。《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更是一开场就对参与的40位演员进行市场评级,S级、A级和B级的演员能获得的资源有天壤之别。

  不论是市场评级还是真人秀,表演类综艺能够反映真实的影视行业吗?孙阳表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确有种模拟“试镜”的感觉,但和真实的试镜并不相同。他经历的很多试镜,是录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寄过去,较少像在节目里这样跟搭档演员一起表演一个相对完整的作品。大鹏说,他现实中作为导演选角,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时候就是灵光一现。比如《缝纫机乐队》找女主,就是有一天他在杂志上看到娜扎的照片,觉得像极了剧本里那个角色的样子。“一张照片能说明她演技有多好?她之前演过什么我都还不知道呢,就是觉得她合适。事实证明,她确实完成得很好。”

  表演类综艺里的赛制设定,经常让观众感受到影视行业的残酷。但在大鹏看来,这样的“残酷”不是真正的现实。“我想说,能到节目里来的在行业里都是幸运儿,比那些一直默默无闻的演员幸运太多了。节目已经尽量简单直接地向观众还原,但依然不是真实。”至于作为导演是否会通过看这类综艺为影视剧选角,大鹏称他不会主动去找,但当节目影响力足够,不得不被动看到一些片段的时候,可能会有收获。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责编:kita)


Powered by 七台河市秋笔化工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