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广宇:自强自立必须拥抱科技开源,创新发展必须重视权益金融

admin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雨晴 记者 胡艳明 “用一张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未来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中美冲突等不确定性还要延续相当长的时间,为了自立自强要抓住科技开源这条主线,为了创新发展要抓住权益金融,才能使我们的经济脱胎换骨实现高质量的增长。”在12月14日举行的第六届金融年会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理事长、华软集团董事长王广宇发表了主题为“新发展格局:科技开源和投资转型”的演讲。

王广宇谈到,“十四五”规划的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相互促进的发展格局对未来意义非常重大,特别是下一步经济发展要更多依靠消费和投资。“出口尽管仍然是一驾马车,消费增长的意义更是非常重要,投资的意义也必须重新思考。过去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投资,但今天投资的变化是房地产和基建领域的投资还能不能持续,还能有多高的增速去持续?怎样带动中国在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投资更多出现?真正重要的涉及到未来增长的投资,这是全社会经济结构中特别重要的问题。这一类的聪明投资跟不上的话,我们的消费是不可持续的,新消费产品、新内容、居民收入增长、就业的角度综合看,投资有非常大的拉动作用。所以新发展格局下投资的转型变得非常重要。”

怎么理解新发展格局,王广宇认为重要的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这是当前“十四五”规划和发展中需要考虑的问题。市场奋发向上的同时,也要考虑政府的作为,这是看宏观问题的视角。王广宇表示,今年的疫情常态化,经济的逆全球化,国际政治多极化,反映了一个大变局时代。中国面临着跃升世界最大经济体的过程,2035年中长期规划中提到,届时GDP达到当前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如按人均GDP2.4万美元计算,届时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36万亿美元。2020年中国的GDP大致相当于美国的75%,如果按照计划实现的话,2035年美国的GDP相当于中国的75%,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变化!“各方一直在讨论修昔底德陷井,在这个过程中思考大国之间的关系,如果中国从第二大经济体跃升为第一大经济体,面对的挑战应当想得更清楚更艰巨更彻底。”王广宇表示。

“当前科技革命带来的挑战,强化了中国本身的结构性问题:农业仍然比较落后,工业是制造业大国并不是强国,以间接融资体系为主的金融结构不合理,改革还有很大的空间。”王广宇称,结合这些问题,思考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意义就更突出,我们的发展目标出现了主要变化,这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因素。内、外两个循环特别是内循环方面必须有增长的动力,消费升级,产业升级和新型城镇化,这三个关键问题都跟科技转型发展强挂钩。

新发展格局中要考虑到从不同的层面施行改革,不仅是制度层面,也要从要素层面,包括劳动力、土地和资本的之外,关注的数据和技术层面的改革。另外,“要有足够的基础设施配套,要考虑在社会保障层面,区域发展的问题、央企国企改革的问题、以及整个国家安全层面的问题,这些都是新发展格局中需要思考和把握的问题。”王广宇表示。当然,在新发展格局中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必须思考‘十四五’之后,在当前政治经济格局之下,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何在?所有的长期增长都离不开技术。由此思考今天的科技是什么形态,如何在开放和开源的框架下发展科技;同时未来金融的形态是什么样,金融和科技两个能力怎样结合在一起。”王广宇称,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和调控任重道远,要防范风险控制好泡沫,更重要的是保持就业稳定,通过金融支持中长期的科技创新,获得自强自立的科技能力,必须把科技和金融部门结合起来思考。

“疫情以来大家观察到,数字化、互联网技术已经深入到每个人的工作、生活、社交中,疫情确定性的改变了人们交流方式。”王广宇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公司在使用信息技术,更多企业对互联网化、生态化和规模化的投入加大,科技开源将带动企业内生动力增长。数字化转型是多数企业的选择,而世界上更多的技术使用开源技术架构,包括各类业务体系和内部的信息系统,开源已成为今天世界软件行业的基本逻辑和重要发展方向。当然数字化转型,不仅是中国的数字经济电子商务领域在发展,不断创建了新的业态,也包括传统的第一二产业:现代农业、工业设计、工业服务,包括第三产业的高端服务业、金融业都通过科技开源,重新架构模式,重新形成利益相关者的交易机制。应该说,全面转型数字化是今天各行业优秀企业的正确选择。

“十四五”发展目标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的核心地位,最终能够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对于科技自立自强,王广宇提出了应该发展权益金融、积极开展投资转型。

首先,投资应该驱动建立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问题,在2035年国家建设”制造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质量强国”的背景下,面对经济结构难题、老龄化问题、数字经济挑战,怎样创建现代化的高质量产业体系,值得投资专业工作者思考。

其次,中国金融市场和投资上,缺少权益理念,下一步应该重点发展权益金融。以间接融资为主的体系对新经济的支持有天然局限,怎样建设多元化丰富的直接融资体系,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整个社会面临的难题。在科技创新领域,权益金融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权益金融机构可以支持创新型的项目、人才、技术,帮助企业进入高成长和快速发展的轨道;另外一方面传统企业杠杆债务过重,如果没有新增的权益资本投入,去杠杆就是致命,去掉杠杆企业的现金流就会断裂。只有足够多的长期资金涌入权益金融,实体经济才会得到更多的血液,创新的业态才会得到金融资源的哺育。

再次要加快推进资本市场的改革。推动机构投资人从权益的角度而不是简单的从间接融资思维上支持实体经济。围绕上市公司的再融资、重组、并购、回购,形成制度建设,发展以机构投资者的资本市场,结合全面注册制的实施形成创新实体和权益金融部门的联动。“我们所做的工作,更多地是在新实体经济领域里,使用管理的资本支持创新型企业,同时借助信息技术和科技工具帮助金融机构转型。通过催生新实体,发展开源科技和权益金融,在开放环境下宏观上推动双循环,微观上支持一批高质量企业的崛起,为新发展格局的实现做出贡献。”王广宇表示。


Powered by 七台河市秋笔化工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